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上海绒绣 - 全文

admin 把我摁在教室课桌上做 2020-01-21 223 0

  这正是“现代主义建筑”观念的一个显著特点(解放古典主义建筑观念的一把钥匙)——塑造空间:空间是人类活动的容器,建筑构件围合出空间。空间并不必然是传统房间的形状,建筑也不必然是房间堆砌的结果。现代主义建筑彻底跳出了古典建筑语汇的桎梏。

  贝聿铭被称为最后一位“现代主义”建筑大师,正是因为他对于几何形体具有超长的把握能力,从他设计的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馆、肯尼迪纪念图书馆、香港中银大厦等项目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。

  (2)理性主义“法式”方案的胜利

  在路易十四扩建卢浮宫的过程中,曾就卢浮宫东立面的设计方案举行了一场划时代的竞赛。最终,来自法国建筑学会的彼洛(Perrault)推崇理性主义的“法式”方案,战胜了老牌大师贝尔尼尼的“意大利式”方案。这不仅在卢浮宫的建造史上留下了鲜明的一笔,而且标志着法国现代建筑的诞生,理性主义自此深深植根于法国现代文明的基因之中。

  卢浮宫东立面全长约172m,高28m,上下按照一个完整的柱式分作三部分:底层是基座,中段是两层高的巨柱式柱子,再上面是檐部和女儿墙。主体是由双柱形成的空柱廊,简洁洗练,层次丰富。中央和两端各有凸出部分,将立面分为五段。这种构图反映着以君主为中心的封建等级制的社会秩序。它同时也是对立-统一法则在构图中的成功运用。

  (3)奥斯曼男爵与巴黎的轴线体系

  拿破仑三世时期的1852年,乔治·欧仁·奥斯曼男爵调任巴黎所在的塞纳行政区,任行政长官。从这年开始至1870年的18年任期内,奥斯曼启用了著名的城市建筑师欧仁·贝尔格朗德等一批建筑师、规划专家和水利专家,对巴黎市区进行了大规模的规划和改造。他最重要的历史贡献,就是将杜乐丽宫花园的中轴线延伸到协和广场,直穿大凯旋门,并以这座巨大的纪念碑式建筑为中心原点,扩建出12条放射状的主干道,从而构成了当今巴黎的辐射状街道网络的型态。

  奥斯曼男爵充分运用17世纪以来的“法式”理性主义空间规划模式(整齐、对称和轴心崇拜),甚至“超前”地在人类历史上实现了一个传奇般的现代城市规划案例(历史意义上的“现代建筑”还要在几十年以后才萌芽),将巴黎从一个中世纪古城直接改造成现代大都市。

  一百多年后,贝聿铭将新时代的卢浮宫扩建方案的中心,准确地设置在奥斯曼男爵创造的巴黎城市空间的轴线上。难怪在玻璃金字塔建成之后,它会被法国人誉为“卢浮宫庭院中的一颗宝石”——从空间位置上来说,它确实穿在城市轴线上,闪闪发光。

  1981年,弗朗索瓦·密特朗在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后,致力于“让卢浮宫恢复原来的用途”,他的第一项举措就是让财政部搬出“黎塞留侧翼”。这使卢浮宫增加了2.15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、3个庭院和165个新展厅,共展出艺术品1.2万件,其中3000件是从存放室取出的,卢浮宫博物馆展出的展品由此大量增加。

  但是,如此偌大的宫殿里,当时只有两个洗手间可供大众使用。最糟的是,走进卢浮宫让人如坠五里迷雾,人们在狭窄、标示不清的入口处四处流窜。密特朗总统的第二个大行动,就是扩建卢浮宫。他亲自出面,邀请世界上15位博物馆馆长评选,结果其中13位都选择了世界著名建筑大师、美籍华人贝聿铭的方案——其核心便是在拿破仑广场上建一个“金字塔”入口,从地下通入卢浮宫内。

admin
非遗中国:上海绒绣 - 全文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