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2020春运拉开大幕 北京站将设应急候车区(图)

admin 宅男导航 2020-01-20 68 0

  而经历了80年代开放言论空间的他,也越来越看不懂现在的演出环境了,他私下里和我说:

  我也写过歌颂的,但总体来说是写讽刺的比较多。相声在今天来讲,应该以讽刺为主。虽然我自己能认识到,但受到电视台的限制。比如说我写的《爱字病》的,就是讽刺贪官,电视台问我有没有讽刺干部的,我说有,都录了,但结果拿出来也没有通过。后来我就回避这种题材了。有时遇到了,比如看报纸有的新闻,说:哟,这个可以写。但也就是想想,不动笔写,因为写了到哪儿演去呢?在这方面受到了限制,就只能写不痛不痒的节目。可我思想并不同意。从宣传部门来说,文艺作品揭露一些现象,我觉得没坏处。

  晚年的他,在公共形象上是矛盾的。一方面,他在红旗下成长、成功,有着“军队艺术家”的光环和包袱,刻意跟曲艺界拉开距离,更乐意和文艺界的朋友们打交道。但另一方面,他又把英达、侯耀华这些文艺界的人士收为弟子,拉入到相声的传承谱系里。一方面,他享受着崇高的待遇,不需要到处去赶场演出,只偶尔在晚会或小剧场“溜溜活”,但另一方面,他又一度极为支持德云社,甚至喊出了“德云社万岁!”的口号,而一旦德云社遭到批评后,他又改变了原先的立场。这种态度是非常耐人寻味的,以至于有人在背后戏谑性地称他为“马列主义加老和”,老和者,曲艺界的老江湖之谓也。

  不过,对一个从旧社会走来,经历了诸多白眼,又一度被各种荣耀包围,又在“文革”被打成“反革命”的艺人而言,各种矛盾集于他一人之身,似乎也不难理解。相声向来就是一种“对什么观众说什么话”(老舍语)的艺术,从民国到新中国,再到消费主义主导的当下,社会在不断变迁,他的应对话术也在不断地转变,他有时候是“常四爷”,有时候是“四蘑菇”,有时候是军籍干部,而一旦时代的步调走得过快,打乱了他的应对节奏后,他身上的复杂与矛盾就会呈现出来。而对于我来说,他永远都是那个和蔼而不乏圆滑的“常先生”。

  如今,“常先生”已经远去,“蘑菇”们在天上团聚,不知道经历了这一个世纪世态炎凉的他们,见面了又有什么话说呢?

  原标题:怀念常宝华先生:他是新旧社会之间的相声艺人

  记者从莫言先生处获悉,网传消息“莫言将380万诺贝尔奖金放进某金融公司,结果被骗血本无归,正在维权”系子虚乌有,与此相关的其它消息也属谣言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2020春运拉开大幕 北京站将设应急候车区(图)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